三星堆“上新”刷屏!宝山上大考古师生现场参与

3月20日,四川广汉三星堆遗址重大考古新发现揭晓。这两天,有关三星堆“上新”的报道刷屏网络,关于三星堆遗址揭秘的话题更是冲上热搜。

image.png

image.png

作为“20世纪人类最重大考古发现之一”,此次三星堆遗址新发现6座三星堆文化“祭祀坑”,现已出土金面具残片、巨青铜面具、青铜神树、象牙等重要文物500余件。其中,3号坑是本次新发现祭祀坑中最早被发现,同时也是出土器物最丰富的一座。而负责3号坑发掘和保护工作的团队除了有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还有来自上海大学的考古师生。

image.png

左:上大文学院历史系徐斐宏博士

“我们去年12月10号进场,今年1月9号开始动土发掘3号坑。”三星堆遗址3号坑发掘负责人、上海大学文学院讲师徐斐宏告诉记者:“在发掘现场的上海大学师生有5-6人,主要负责考古发掘和文物保护、科技考古两个方面。” 目前,3号坑已发现青铜器109件、象牙127根与玉石器8件,青铜器中不乏顶尊跪坐人像、方尊、神树、坛状器等非常精彩的文物。

作为科技含量最高的一次考古,在此次三星堆祭祀坑新一轮考古发掘中,各类文物保护、科技考古的手段被第一时间应用于现场。徐斐宏表示,目前3号坑已进入坑内器物的提取阶段,这个阶段还将发现更多器物和文物。

image.png

“如何把层层堆迭的各类器物“毫发无损”地转移出来,尤其是对于脆弱性器物,就是一“碰”容易坏的器物提取出来,必须应用新技术、新手段来处理。” 徐斐宏透露,此次上海大学考古团队带来了由上海大学教授罗宏杰率领团队研发的薄荷醇考古现场脆弱文物临时固型提取及保护新技术。该技术获得了2019年国家科技进步奖二等奖,已推广应用到秦始皇兵马俑遗址、海昏侯墓等65处重要考古发掘工地,抢救了2000多件脆弱文物和珍稀化石。

image.png

徐斐宏说,根据3号坑考古发掘进度,器物提取工作刚刚启动,还没有到器物大规模提出阶段,所以目前还没到这项上大文物保护新技术“上马”的时候。不过,现在上大团队正在进行新技术应用的前期准备工作:“我们已经开始试验薄荷醇在这边土壤环境下应该怎么用比较好,我们已经在做一些相关的准备工作了,只要后期器物大量出土,一声令下我们就能上,就能用我们的技术帮助提取,把器物临时加固的事情给做好。” 徐斐宏介绍。

image.png

上海大学是国内最早开办考古和文博学科的高校之一。近年来,学校大力引进一流知名考古专家学者,学科建设大跨步前进,学校考古和文博学科实力稳步增强,在业界知名度不断提高。今年,上海大学获得了招收考古专业本科生的资格。

2020年9月,上海大学与四川省文物局签订战略合作,涵盖了文物保护、博物馆建设以及考古发掘等方面。同年年底,上海大学考古师生与北京大学、四川大学考古师生作为最早一批发掘人员进驻三星堆遗址。

目前,参与本次三星堆遗址考古发掘的有国内30多家科研院所和大学,专业考古人员约100人。考古工作实行发掘与保护同步,多学科研究与发掘同步的理念,最大程度保护遗址和文物的安全。

【信息来源:上海宝山、区融媒体中心   作者:孙子樱】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
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